棉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他们会侍弄庄稼却看不懂市场

发布时间:2020-03-04 15:37:08 阅读: 来源:棉毯厂家

去年:山药丰收却滞销,愁坏种植户 今年:小麦减产且滞销,种植户贱卖

他们会侍弄庄稼,却看不懂市场

农民商不起

看着成堆的麦子,李小真愁眉不展。(记者 陈沽玥 摄)

进入梅雨季节的第二天,瑞昌种植大户李小真终于把自家的2万余斤麦子卖出去了。再卖不出去,就只能烂在这里了。李小真松了一口气。

但是卖出去的麦子,并没有让李小真有过多的喜悦,6毛7分钱的成交价只不过让他的亏损略微减少而已。

2万多斤小麦无人问津

6月15日,瑞昌工业园的一条人行道上,李小真看着自家的2万多斤小麦,眉头紧锁。这2万多斤麦子是已经晾晒好,以每人每天100元的价格从地里装好并运送到这里来的。因为没有大型仓库,李小真只能将这些麦子堆放在路旁,简单地盖上一层雨布。

从收割到现在,20多天已经过去,这批麦子一直无人问津。

李小真是黄梅人,1992年就来到瑞昌务农。此前他种棉花,种黄豆、种芝麻,因为有收割机,他还到处揽活儿,替人家割麦子、轧地。2010年,因为棉花市场的疲软,他尝试着种了80亩小麦,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麦子卖得这样好。小麦成熟时,粮食中间人就站在地头等着他的麦子。都不用晒,就被收走了。这80亩小麦带给了他5万元的利润,比种棉花赚钱多了!

李小真似乎看到了另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这条路上不会再有棉花滞销的阴影,不会.再有价格下跌的痛心,于是他决定改种小麦,而且迅速扩大了种植面积,从2010年的80亩,一下子扩大到600亩。

这600亩小麦是和他的二哥合伙,其中100亩在瑞昌,另外500亩则分布在武穴。李小真算了这样一笔账,一亩地亩产800斤,2011年收购价是0.93元每斤,600亩地就有40多万元,除去成本开支,600亩小麦能赚30多万元。

但是现实狠狠地打了李小真一个耳光。今年春天,罕见的持续降雨,小麦长势受到很大影响,亩产就下降了几乎一半,一亩地也就是400斤,甚至还不到400斤。而且小麦品质也差了许多,做不了面粉,只能做饲料了。

产量减半,品质下降还不是最让人忧心的,最让李小真发愁的则是从进入收割期开始,他就一直没有见过粮食中间人的身影。没有,一个都没有。李小真有些慌了,他开始到处打电话,打听销路,因为他知道,自家的麦子不能等,越等就越卖不上价。如果一直没人收,麦子又没地方放,就会烂的。

他蹲下身子,捧起一捧小麦,能轻易看见许多发红、霉变的麦粒。拖得时间越长,损失就越大,总不能全烂在这里。但是李小真很快失望了,各路粮食中间人都表示对他的麦子没有兴趣,就是说今年市场不好,不敢收。

于是李小真的麦子就只能这样被堆在人行道上,被时不时的降雨慢慢侵蚀。

20亩麦子碾作肥料

小麦的生命通常经历这样一个历程:种植、成熟、收割、晾晒。但有一些小麦无法完成这样的历程,只能像野草一样烂在地里。

李小真的小麦地在距离瑞昌县城30里地的农场,早上10点,田地里寂静无人,拖拉机藏在远处的树荫里。紧靠拖拉机的则是一片在微风中摇曳的小麦,成熟期已过,依然无人收割。

这片没有收割的麦地有20亩左右,李小真走进麦田,随手抓一把麦穗,搓了搓,你看,都长空了,他随手一扬,没用了。下午他就会开着拖拉机,将这片麦地全部碾过,让这20亩麦子倒在地里成为肥料。

好好的麦子为什么不收割,反而要做肥料呢?这里面仍然涉及到经济帐。

一亩地,刨去地租,仅种子、化肥、农药等就要300元,到收割时节,仅凭李小真一个人是肯定忙不过来的。这个时候就要雇人,一个人一天的人工费是100元,20亩地至少要4个人忙一天,就是400元。如果卖不出去,这个钱就白花了。

6月14日,大雨,李小真雇了8个人帮他把2万斤小麦从地里搬到工业园,为此他付了800元的劳务费,这无形中又追加了这100亩小麦的成本,而最关键的是,这个成本很可能追不回来。

出于这样的计算,李小真决定,放弃剩下的20亩小麦,任由它们烂在地里。我只要开车轧一轧,至少可以当肥料。

像李小真这样的不止一家。来自福建的王老板,在瑞昌也租种了300亩小麦,去李小真麦地的路上,我们也经过了王老板的麦田。在远远的麦田尽头,一片小麦仍在随风招摇,但是不会有人来收割它们了。都长老了,空了,还收什么!李小真一脸的麻木。

很快在路上他遇见了正在开收割机的王老板,两人把车停在路旁,递上一根烟互相嘀咕了半天,回来的时候,李小真把烟头往地上一丢,抻着脚碾了碾,对我们摇摇头,他也没卖出去呢!一点都没卖?一点都没卖!

相较之下,李小真还算幸运。此前,他还以0.8元每斤的价格卖了一万斤出去。8毛啊,低太多了,赔本啊!

6毛7一斤,贱卖给养鸭场当饲料

说到赔本,李小真简直一脑门的官司。因为扩大种植面积,李小真二哥已经先后投入了数十万元。这几年买了4台收割机、2台拖拉机。虽然有农机补贴,但除去补贴,1台收割机就要4.1万元,拖拉机1台要6.1万元。除了这些机器投入,光是种子、化肥、人工等方面的投入就高达16万余元,这还不包括120元/亩的地租。

李小真算了一笔账,一亩地除去地租成本要300元,如果按照亩产500斤计算,一斤小麦成本就要0.6元。如今,李小真的麦地亩产只有不到400斤,小麦每斤成本直接上升到0.75元。当然这些都没有计算拖拉机和收割机的投入以及后来的人工费用,如果这些麦子不能顺利卖出,就意味着李小真的投入打了水漂,而且一年的功夫,白忙活了。

采访的第二天,李小真打来电话说自己的麦子卖出去了,不过价格很低,6毛7,说是卖给养鸭场当饲料,赔死了。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很低沉。不过虽然对价格不满,他还是很快就把麦子交出去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现在不成交,今后的价格只会更低。

既要会操弄庄稼,还要看得懂市场

据了解,今年国内小麦市场行情一路走低,粮食加工企业不敢收购,大规模的收购风险巨大。也因此,许多地区的小麦面临难卖的问题,而九江这个问题越发突出。

记者从九江市农业局了解到,我省不是小麦种植主产区,农民种植的小麦主要是自产自销。我市2011年秋冬小麦的种植面积为118449.21亩,占全省种植面积的2/3。而2011年瑞昌秋冬小麦种植面积在我市排名第四,少于修水、九江县和都昌,只有13672.57亩。这一说法也得到了瑞昌市粮食局的认可。

瑞昌市粮食局负责粮食收购的朱卫忠副局长介绍,很早之前,政府对于农户种植的小麦有一定的收购扶持,但是对于此类小麦收购标准比较高。但是市场经济之后,农产品市场开放,国家对于农产品的销售主要是采取自由经营、自主贸易的政策。江西是水稻的主产区,国家对于水稻的收购价格有扶持政策,但是对小麦却没有。

朱卫忠介绍,国家对于102元/百斤的小麦收购价格只针对湖南、湖北等小麦的主产区,瑞昌市并没有小麦储备计划,加上目前瑞昌基本上没有面粉厂,因此农户种植小麦多半是套种一点,除了自己吃之外,剩下的就卖出去,大面积种植小麦的,多半是外地人来瑞昌租地种植。总体来说,小麦在瑞昌市的种植面积只占水稻种植面积的几十分之一。

针对李小真等种植户家中积压大量小麦卖不出去的状况,朱卫忠表示,今年以来,农作物种植成本一路上涨,农户出于惜售的心理,在粮食价格不断下跌的情况下,很容易错过一个不错的价格。没卖出去,他的资金就没有办法回笼,下一波农作物就无法种植。朱卫忠建议农户在大面积种植农作物之前,尽量先与需求方签订合同,以免产生农作物大量滞销的情况。虽然国家对于瑞昌市小麦种植户没有资金政策,但是作为主管部门,我们也会积极引导种植户销售,尽力帮他们拓宽销售渠道,从中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朱卫忠表示,对于李小真的情况,将在了解清楚之外,积极寻找瑞昌市的饲料厂、面粉厂,从中牵线搭桥,尽力帮助这部分农户销售一部分小麦。

济宁职业装制做

聊城西服订做

天津定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