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第三节刘长愤杀审食其-【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03:28 阅读: 来源:棉毯厂家

一朝天子一朝臣。吕后去世后,靠吃“青春饭”的审食其失去了生命中最大的依靠,随后随着吕氏家族的彻底毁灭,审食其只能感叹“无可奈何花落去”。刘恒上任后,任诛吕功劳大的周勃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直接把当年的“一把手”审食其踢回家了。

应该说刘恒能放审食其一条活路,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的。然而,审食其不会想到,他还是不得善终。因为审食其除了欠刘邦的账外,还欠一个人的账,账的主人叫刘长。

欠账还钱,天经地义,不是不还,时候未到。那么,这个刘长又是何许人物呢?各位读者别急,且听我一一道来。

淮南王刘长是高祖的第五个儿子,其母为赵姬。赵姬本来住在赵王张敖宫中,高祖刘邦当年从东垣到赵国,当时正讨伐“犯上作乱”的韩王韩信。张敖当时已被吕后钦点为“上门女婿”,而刘邦却对面相柔软的他持“观望”态度。

张敖为了讨好“准岳父”,便让宫中最美的宫女赵姬前去“侍寝”,这正合风流成性刘邦的胃口,干柴烈火一点就着,一夜风流不必细表。

第二天,刘邦挣脱美人的怀抱,提起裤子就走人。双方你情我愿,完事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来去如风,留下一分快乐,不带走半分感情。

“一夜情”对刘邦来说是常有的事,是家常便饭,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但赵姬却因为这“一夜情”留下了永远的烙印。她的肚子里居然怀上了龙种。单从这一点 来看,刘邦非但是“一夜情”的高手,“一夜情”的命中率也是相当的高。从戚姬到赵姬,“一夜情”的模式大同小异,都有龙子留下。看来刘邦真的可以当“射雕 英雄”了。

张敖虽然还年少,但听说赵姬怀上了刘邦的龙种,心里那个美啊。对于他来说,赵姬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宝。为了把“准岳父” 的“把柄”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里,他想尽了办法。单是轮流照看赵姬的宫女就安排了三班倒,二十四小时全方位不停歇服务而且为了给她一个更舒适的环境,还从 私房钱旦拨出巨款修筑一座宫殿,可谓动了老本了。

就在张敖全心全意为“准岳父”留下这个得之不易的儿子时,就在赵姬快要临产时,就在大功告成之际……命运却和张敖及赵姬开了个玩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贯高等人谋反,东窗事发了。张敖被捉拿入京。张氏家眷也被拘禁在河内狱中,赵姬自然也逃不了干系,也被囚禁起来了。

由于是在狱中分娩,惊动的人不多,但狱官却是个例外。那狱官看了几十年的铁门,也是第一次见有人在这种狗拉屎的地方生小孩,也许是出于人性的本能,也许 是出于好奇的心理,总之,他居然成了接生婆,赵姬在难产的过程中,也顾不得羞愧了,把孩子的身世原原本本告诉了狱官,随即,随着一声洪亮的啼叫,一个白白 胖胖的儿子生下了。

狱官因为工作的独特性,多年来,他只负责报忧不报喜,送到这里来的人有忧无喜。此时,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摆在面前,他便马上到郡守那里报喜去了,郡守又马上向朝廷报喜,但朝廷的结果却是如泥牛入海,毫无音讯可言。

都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关键时刻还得看赵姬的弟弟赵兼的表现了。赵兼亲自上京,他知道以他的身份直接去见刘邦,只怕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没门。于是他找到了他一个朋友——审食其。

审食其念其旧情,便把这“刘邦微服私访生私生子”的事告诉了吕后,他以为只要吕后出面,一切就好了。但他忘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女人和女人之间最大的特点是嫉妒。

张爱玲曾说过:“所有的同行都是敌人,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所以所有的女人都是敌人。”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只有自己一个女人呢?虽然身在那种社会,那种皇朝,是没办法的事,但吕后还是打心眼里抵触刘邦纳妾。结果可想而知,审食其肯定因此而被罚。

审食其因此而使太后生气,自然不会去见赵兼,赵兼又为总是见不到审食其发愁。眼看再这样一天一天下去,春去秋来,只怕愁白了少年头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赵兼只好又回到了赵地。

这期间,赵姬在狱中只盼望刘邦蒙赦大恩,把自己接进宫去,从此荣华富贵。然而,她盼星星盼月亮,盼回的却是弟弟赵兼一张绝望而忧伤的睑,赵姬的心一下子坠落到了万丈深渊,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天长地久,那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一个梦而已。

赵姬在绝望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只留下那个可怜的婴儿让狱吏犯愁。毕竟这个婴儿是“龙子”,狱吏内心里,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道德战胜了伦理。在狱吏的积极努力下,这个婴儿最终保全了性命。

日月如梭,时来运转,后来张敖“无罪释放”,郡守派人连同奶妈和赵姬所生的儿子一起送上京城直接找他爸爸刘邦去了。

刘邦要不是见了这个长得像极了自己的婴儿,几乎忘了那“一夜情”了,于是直接便认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还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刘长——长长久久,天长地久。

刘长后来便成了淮南王。再后来从舅舅赵兼口中得知自己的生母赵姬冤死在狱中,赵兼充分发挥其“老鼠偷油”般的口才,添油加醋地把审食其如何如何不肯相救才导致悲剧的发生说了出来。

“审食其杀死了我母亲,我一定要血债血还。”刘长从此把仇恨的种子埋在心里,杀死审食其成了他的终极目标,然而,那时吕氏一手遮天,审食其被吕后宠着, 正当红,谁也拿他没办法,更别说他刘长这个小小的淮南王了。然而,人生的潮起潮落谁又能预料,汉文帝上台后,审食其下台了,正印证那句老话:三十年河东, 三十年河西。

汉文帝接任后的第三年,刘长来了趟长安,理由是“朝拜”皇兄。汉文帝只剩下这么一个兄弟了,再加上身世等方面的“同病相怜”,两人见面后如胶似漆,再也不忍别离,于是刘长便在长安“长住”下来。

其实刘长长住下来是有目的的,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干掉审食其,但明着叫他的皇兄干掉这姓审的,仁德憨厚的皇兄肯定不同意。于是他决定来暗的。

脑外伤后遗症首选治疗方法是什么

肿瘤免疫治疗的费用

一般免疫治疗要做几次

nk细胞治疗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