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9:02 阅读: 来源:棉毯厂家

待陆锦沣取出子弹,替松本惠子包扎完伤口,已是夜幕垂下。

松本惠子的血已被止住,体力恢复了些,借着火光,瞧着一旁的陆锦沣道:“你喜欢惠子?”

陆锦沣一怔,没想到她会问得这般直接,不好意思地点起头。

见松本惠子这般瞧着自己,两颊一红,竟也知“害羞”两字怎么写了。

松本惠子勾嘴冷笑,将身躯软软地靠在墙上,瞧着陆锦沣那被火光映红的俊脸说:“喜欢她哪里?”

陆锦沣觉得她的言语听来有什么地方不对,前后相联系,越来越觉眼前的松本惠子与他记忆里的那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判若两人,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

“哪里都喜欢!”陆锦沣含笑直言。

松本惠子轻笑,死死盯着陆锦沣,笑容冰冷嗜命,宛如一朵盛开在黑夜里的的红罂粟,妖冶中又带着股夺命的剧毒。

不等陆锦沣回神,匕首已抵向他咽喉。

“爱了不该爱的人,该死!”松本惠子说。

陆锦沣瞧着颈间的匕首,俊眉一蹙,不敢置信地说:“你不是惠子!”

眼前的“松本惠子”竟将匕首收了起来,“变聪明了!不过,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陆锦沣不时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你不是她,那你是谁?”

“我叫茹雪!”“松本惠子”幽幽说道。

此时的茹雪也不明白,为何会将自己的真实姓名透露给陆锦沣。

“你是中国人!”

茹雪点头。

“这……?那么在樱花树下见到的可是你?”

“不是!”茹雪想也不想直言。

虽然如此,但眸底的情绪却难掩她的心虚。

她没那么多的儿女情节,最好让陆锦沣死心。

“那你冒充松本惠子的目的是?”

“混进日本军营刺杀松本志仁!”

陆锦沣被她吓了一跳,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他心头萦绕,“是你杀了惠子小姐!”

“她必须得死!”

茹雪咬着牙关说。

“你个可恶的女人!”

陆锦沣气得伸手想掐死她,可是手伸伸,终是不敢伸过去,因为对方早已将匕首对准他的心膛。

只要他在靠近一寸,那匕首瞬间穿破他的心膛。

陆锦沣瑟了瑟。又听茹雪说。

“国难当头,身为七尺男儿,不为报效国家也就算了,居然如此儿女情长,没出息!”

“可她是无辜的!”陆锦沣替松本惠子辩解说。

“无辜?”茹雪轻笑,他就不知松本惠子手中攥了多少条中国人的命。

陆锦沣顿了顿,“她不就是松本志仁的女儿么!”

茹雪瞪了陆锦沣一眼,觉得与这位大少爷说不清,见他一门心思融进了儿女情长,不由替他叹气。

这一夜陆锦沣怎么也睡不着,反倒是茹雪因为伤势原因晕晕沉沉倒是睡了一会。

望着眼前这张与松本惠子完全相似的脸,陆锦沣的手再次伸了伸,可终还是没有勇气动手。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四处响起了声响。

茹雪一骨碌爬起,却因动作过猛牵动了伤口,肩上又开始汩汩流血。

她瞧瞧肩头的伤口,冲着陆锦沣说:“怕是你那兄长不肯就此善罢甘休,带人追了来!一会你和我分开跑!”

陆锦沣瞅着她肩上的血,觉得这女人是想撇下自己开溜,他才不那么傻,眼下走到这步,他哪还有活路,回去也是被老大关着,不如跟着这女人跑路,兴许还有条活路。

片刻后,脚步声又靠近,转眼已快到了马棚。

茹雪悄悄朝外探了个头,见天色还未大亮,正是逃跑的时机。

轻轻一个跃身,滚向一边的草丛,借着半人高的杂草,掩去了身躯。

陆锦沣不敢有半丝懈怠,寸步不离地跟着她。

茹雪见他没有照自己的安排跑路,不时气不打一处来。

“找死!我受了伤跑不了多远,你跟着我,我们俩谁都跑不了!”

陆锦沣不以为然一笑:“你不就是想撇下我一走了之么!哪来这么多借口!”

茹雪瞧着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对这位大少爷实在没办法,不得已躬起身,越过半人高的草丛,一步步朝山上跑。

可她到底受了伤,那血水一路流着,不时让两人的行踪暴露在外。

茹雪心下一急,不得不将干草揉碎后覆在伤口上,然那伤口太深,那些干草不一会又被血水渗透。

两人终在半山坡被陆锦弘的人包围。

恰逢樱花盛开的季节,本来地处中国西北的尚平显少见到樱花,不知为何这山坡上竟开满了一树树火红的樱花。

茹雪心下一怔,看着这满林的樱花,竟觉自己的死期将至。

想起当年,她一枪结束松本惠子的命时,松本惠子曾望着满林的樱花冲她笑着说:“今日我成了你枪下的冤魂,我死不甘心!这满林的樱花是我死亡的见证,他日,你死时,樱花林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茹雪心间发寒,她从没像此刻这般惧怕过。

自从她十二岁投身革命,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她双手早已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不知有多少敌人命丧在她的枪口下,她本以为这次任务结束就可以歇一阵子,不想却遇上陆锦沣,这个对松本惠子死心塌地的男子,让她变得越发不像自己。

一向果断冷血的她竟对陆锦沣下不了手,才让自己身陷囫囵。

风起,樱花飞舞,漫天的花瓣娇艳如血,宛如黄泉路上一朵朵盛开的曼珠沙华。

当下一怔,不时想起,那漫无边际的幽暗时光。

当她还是一缕怨魂的时候,便没日没月地浸没在幽冥池,她不甘幽冥池的血腥,探着脑礴,望着那岸上妖冶的曼珠沙华不停地凝望,正想着那个他会在曼珠沙华丛中出现,悄悄地看她一眼……

心瞬间痛得不能自已。

茹雪分不清眼前如火的樱花与地狱中的曼珠沙华有何区别?

只记得曾几生几世,她在幽冥池中盼着的那个人,此时正站在她身旁。

一股释然涌起,竟不顾一切地朝那人扑去。

只听几声枪响,茹雪的身躯瞬间被打成了马蜂窝。

她倒在陆锦沣怀里,鲜血溅了陆锦沣一身,她在陆锦沣怀里嫣然一笑,像是将几生几世的等待和期盼一一释然。

“不!”陆锦沣没想到她竟替自己挡了枪,不由抱着茹雪失声痛哭。

茹雪颤微微地伸手抚着陆锦沣的俊脸,想将他今身的眉眼印在心里。

其实她有好多话要与陆锦沣说,比如说,当年两人在樱花树下相识,她便对他动了心,可是使命在身,她不得不骗他……

随之赶来的陆锦弘瞧着哭红了眼的陆锦沣居然有些不忍心,示意众人收起枪,可陆锦沣瞧着陆锦弘的眼神再不像以前。

自那后,陆锦沣发奋图强,暗自筹划,不仅煽动自己的四弟陆锦轩对付陆锦弘,而且还借着陆锦轩的部下除了陆锦轩。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短短半报,陆家军占据着西北、华北……乃至大半个中国。

抗日战争暴发后,陆锦沣全身心的投入到战争中……

又是一个樱花盛开的季节,想起那一季的鲜红,白发苍苍的陆锦沣不禁老泪纵横。

冲着满林子的樱花说:“茹雪!你想做的,我都替你做了!”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就到此了哈!喜不喜欢全凭个人了!

白银景泰工程洗车台环保合作

免征洒水降尘车6方

定州0基础中医康复理疗师培训一次报名包学会为止

消防国五洒水车质量哪好

东莞洪梅IC今日行情

豫龙小导管冲孔机出厂价隧道小导管冲孔机

蚌埠配电管网SBB玻璃钢管生产工艺标准

优势潍坊PVC梅花管认准生产厂家

小型水泥发泡机水泥发泡机的设备

无痛针灸培训郑州董氏针灸培训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