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看星闻德云社内奸门始末师徒恩怨情仇-【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25:22 阅读: 来源:棉毯厂家

戴九安开发布会,澄清“内奸门”。

7月17日凌晨,曾经的德云社相声演员赵云侠在微博上发出了一条博文,除了提到自己希望“戴罪重返德云,为师父身先士卒马首是瞻,重报师傅知遇之恩”,还提到了自己的“合作伙伴戴某某”,称他是“德云社的内奸。他瞒着所有人倒卖消息,里应外合。”

这让文中提到的“戴某某”立刻对号入座,过了一个小时,相声演员戴九安转发了这条微博称,赵云侠发文前曾给自己打电话,“恳请我帮他扭曲事实,必要时我会把录音公开给大家!”

另一方面,两人的师父郭德纲在7月17日上午10点15分转发了赵云侠的微博,一句“回来吧......”获得了4659次转发。没有开放微博评论的郭德纲因为这次转发,获得了27950个“赞”。

如今所谓的“内奸门”已经过去1个月,与其说这是一次搭档间的拆伙掰面儿,倒不如说这是郭德纲自己总是过不去与徒弟关系间的那道坎儿。

part1

内奸门:一次预先张扬的指控

赵云侠曾放话,为回德云社可以不择手段。(图左为赵云侠)。

戴九安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回忆这件事的时候依旧有点激动。采访中,他也会问我们:“一个公开的演出团体,会有什么信息怕盗卖?”他特别绕不开一个结:自己怎么就突然成为了内奸?

而我们问他,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被冠以“内奸”这个骂名。戴九安说:“这个罪名是他们从所有诋毁的词汇当中挑的,这内奸不已经到头儿了吗?”

事到如今,在自己微博喊冤、召开记者发布会、拿出电话录音之后,除了赵云侠本人力不从心地在微博上辩驳几句,德云社方面没有丝毫回应。

“我是正义的,我是无辜的。再说我有证据,万一我如果要没有证据的话,这件事多可怕呀。但我现在有了证据了,他们现在就沉默了,躲避了。那我多冤啊,我这个证据还有什么用呀,没有意义了。”

说起各方的沉默,戴九安仍然有些气愤。毕竟所有的记者会和举证之后,对方没有回应,这些拳头就像是打在了空气里,只有出拳的人气喘吁吁。气愤之余,戴九安已经决定要走法律程序。这和之前因为喜好而加入德云社,完全走上了两条路。

这件事儿,倒有点像郭德纲、张文顺、李菁三人合说过的传统相声《扒马褂》,帮闲为了穿着少爷的马褂,不得不给少爷拼命圆谎,中间夹了个“泥缝儿的”艺人,专门“挑唆”,让帮闲和少爷处在对立面上。张文顺去世,李菁离开之后,同样的相声,郭德纲、于谦、岳云鹏也一起表演过。

“云鹤九霄,龙腾四海”这是德云社的八科排序,每两年收一科。和德云社云字科、鹤字科的不同,戴九安所在的九字科招了至少三次。他本人是第二次九字科的学员。2010年加入德云社,2013年口盟拜师。

这些学员们,更多的是老先生和资历比较老的人带,像云字科当年可以去郭德纲家口传身授的人少。戴九安回忆,师父郭德纲跟自己说过的话不超过20个字。往往是徒弟们喊一声师父,他点头,“嗯”一下,就走了过去。

而收徒之后,本还有一次“摆知”——按照举行仪式,请相声界前辈参加——到了戴九安所在的九字科,就变成了对观众“摆知”,更像是一次郭德纲教学成果汇报会,在德云社打了三年杂,除了每天在后台听活,也会在剧场里帮师傅干活,这之后,终于出道了。

再后来,2014年赵云侠和戴九安一起跳槽到了曹云金的听云轩。在赵云侠离开听云轩,在南方闯荡数个月后,这个曾经的搭档突然在微博上公然指控戴九安是德云社内奸,然后获得了师父郭德纲一句绕指柔般的三个字“回来吧”。

这其中的具体过程我们都知道了,凌晨赵云侠给戴九安打电话,说明自己已经拿到了2万块钱,微博不得不发。戴九安公布的录音中有赵云侠这样一句话:“师父,你还不知道吗,他一向就是给外面,给别人看的。”话中所指,自然是郭德纲的受益,原因也在录音中有所体现,“我出来我就直接奔曹那儿去了,他们主要不就是为了这个。”

戴九安所提供的录音中,把整件事呈现成为了郭德纲对自己徒弟的一次报复。自己成为内奸,自然是因为“惹不起砂锅还惹不起笊篱”,师父早已经不敢对自己出奔的徒弟轻举妄动了。至此,这一个月前所发生的内奸门,就有了些预先张扬的味道。与其说内奸门是赵云侠与戴九安的纠葛,不如说是郭德纲与离开的徒弟与德云社成员间的恩怨,乃至于到了一次集中开火的前夜。 共有4页 第一页1234下一页

免疫干细胞治疗价格表

中国最大干细胞公司排名

北京干细胞机构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