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棉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看一看--60亿云南圈地 绿色和平紧盯张茵

发布时间:2021-11-26 09:36:34 阅读: 来源:棉毯厂家

前中国女首富张茵近日出现在云南,投资60亿元人民币圈地造林。被广袤的天然林覆盖的云南,究竟还有多少荒山荒地可供造林?

记者昨日得到消息,近一年以来,国际环保绿色和平组织曾不断提醒投资方关注环保问题。

云南省已有印尼金光集团毁林再造的前车之鉴,无数双眼睛正注视着珍贵的天然林。

张茵:玖龙不出面云南造林

本月初,云南省政府签下了一个投资60亿元人民币的项目。投资方是来自香港,名不见经传的凤凰林业投资有限公司。然而人们很快就注意到,凤凰林业的投资者就是前中国女首富张茵。

尽管张茵本人竭力保持低调,甚至未出席签字仪式,在协议上签字的玖龙纸业副董事长刘名中也一再划清玖龙纸业与此项目的界限,仍无法阻止人们对此事的关注。

除了与云南省政府签订《关于发展速生丰产林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之外,凤凰林业还分别与临沧、德宏、大理等市州政府签订协议,合作发展林业。

据当地媒体报道,张茵对云南的兴趣一年前就开始显现。她曾深入云南的几个州市,亲自到现场察看,筹备她的林纸浆一体化项目。

令人担心的是,有的企业打着造林的旗号,却先将天然林砍伐掉,腾出地方来造人工林。知情人告诉记者,之前都没有人注意过凤凰林业,玖龙纸业是上市公司,一举一动都会被关注,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受到的压力会非常大。张茵用自己注册的不知名的公司来投资,给人的感觉是在刻意避开公众视线。

绿色和平森林项目主任刘兵告诉记者,早在去年八月,玖龙纸业和云南省政府签订合作意向时,绿色和平就开始关注了。

据介绍,与云南省政府签订意向的时候,出面的还是玖龙纸业,随后玖龙纸业开始在大理建设纸浆厂,却不知为何又停止了。

此后玖龙纸业悄悄淡出云南,凤凰林业半路杀出。

绿色和平几经周折与玖龙纸业取得了联系,提醒对方注意生态环境问题。当时玖龙纸业也给出了回复:玖龙纸业作为上市公司,注重企业的社会责任。在云南的项目还未落实前,会尊重绿色和平组织的意见棚户区改造房可以买卖吗,项目有进展后再与绿色和平组织联系。这是玖龙纸业对绿色和平组织唯一的回复。

现在出面的变成了凤凰林业,任何一方都没再给我们任何消息。刘兵说。

昨日记者分别致电玖龙纸业东莞和香港部门,对方称玖龙纸业只在四川近期有投资,工作人员反复询问记者身份,并拒绝回答有关张茵在云南投资的任何问题。

绿色和平:担心造林先毁林

刘兵告诉记者,云南被称为植物王国和动物王国。凤凰林业在云南挑中的临沧等地,正是天然林最为密集的地方。

刘兵去云南,已经不下十次了。2004年夏天,他和同事一起,深入云南密林深处调查印尼金光集团App。金光当时在云南大规模圈地,打的就是人工造林的旗号。

云南真的美极了,人在公路上行走,两边都是茂密的天然森林,根本看不出砍伐的迹象。刘兵说。

背着沉重的取证设备,刘兵和同事沿小路走进大森林。在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眼前的景象触目惊心:森林里非常偏僻的地方,我们发现了金光的砍伐现场,很多非常好的天然树木被他们砍倒,有的直径都超过了一米。

在绿色和平和许多其他的NGO(非政府组织)巨大的抗议声浪下,金光在云南的毁林行为被制止。

速生丰产林生长周期短,用来获取原料对造纸行业是较经济的行为,但绝不能用它替代天然林,否则对生态环境以及生物多样性是极大的危害。刘兵说。

凤凰林业的投资不得不让人联想起金光集团的先例,绿色和平担心的仍然是天然林,担心投资方奉造人工林之名拆迁前会先给过渡费吗,行毁天然林之实。

公认的观点是:人工林不能算森林,森林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包括生物群落、食物链、土壤等一系列成份。在中国的人工造林一般是南方种桉树,北方种杨树,这种单一树种的人工林其生态系统被极大地简化了。刘兵告诉记者。

刘兵说:目前凤凰林业还没在云南开工,很难了解到他们的整个计划。我们目前还是希望和企业保持沟通,在开工之前给出提醒。因为天然林一旦被破坏,就很难再恢复了。

政府部门:开发林区,一两天就能办好手续

据报道,凤凰林业将投资20亿元人民币,在大理州逐步发展150万亩速生商品林,为其提供工业原料。

云南这样的地方,其实并不需要大力发展其它产业,旅游业还可以向深层次发展。刘兵认为。

投资者却纷至沓来。大理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地已有娃哈哈工厂,汽车业也在发展之中。临沧的矿山也被私人包下,正在热火朝天地开采着。

最吸引商人的,还有云南丰富的森林资源。据介绍,大理州有四个森林公园,二十多个自然保护区,其中国家级的有三个。

七十年代以前,砍掉了很多树。后来倡导保护森林,合理开发。经过几十年的天然更新和人工更新,现在大理已经绿化得差不多了。林业局的工作人员说。

工作人员还不知道,光在大理州张茵就有150万亩的造林规划。他说,当地没剩下多少荒山荒地,不知道可以在哪里造林。但他知道:砍天然林是违法的,一棵树也不准砍了。

他还说,当地的造纸厂五六年前就全部关掉了,环保法规非常严格。

而在临沧市沧源县,情况略有不同。接待办的李主任专门负责接待外地来县里的投资者。当记者询问投资的情况时,他态度热情。他告诉记者:森林面积很大,欢迎投资开发,林业局那里办手续也基本上没有问题。

他告诉记者,只要带上介绍信等相关证明,去林业局办手续,再去政府走一下,基本上一两天就能办好手续。他并不清楚造人工林需要什么证明,告诉记者先来再说。

省林业厅秘书办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并不知道张茵是谁,也不清楚她的投资,但是,要开工就必须有环评报告。

据当地媒体报道,6月2日,云南省长秦光荣曾在昆明亲自会见张茵。秦光荣在会见时表示:包括林纸在内的生物产业是发展的重点,希望香港玖龙纸业有限公司在云南发展林纸项目和纸的深加工外,积极投资建设工业园区,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云南干出一番事业。我们将在政策等方面给予支持。

国家林业局:天然林并未全面禁伐

我感觉我们国家对天然林的保护工作做得是很到位的,1998年开始的天保工程执行得非常严格。刘兵说。

对于张茵60亿的投资,国家林业局天然林保护中心政策处的郝先生表示尚不知情,他告诉记者,虽然强调要保护天然林,但并不是绝对禁止砍伐。关键原因是国家财力有限,全面禁伐天然林会造成木材供应不足。但从生态环境角度看,肯定是全面禁伐最好。

长江上游、黄河上中游、东北国有林区都是严格禁止砍伐的,但是云南有些县还没有纳入天保工程范围内。

郝先生说,生态区位不同,国家政策也不一样,天然林还有一部分没有禁伐。要是有人在禁伐区之外砍树,是能够钻法律空子的。大理、西双版纳是全面禁伐的,临沧我还不太清楚。

国家林业局造林司一位女士告诉记者,据她了解,大理、西双版纳等地,砍天然林就是违法。根据规定,凤凰林业只能栽树不能砍树。

刘兵告诉记者,国家的低产林改造、林权改革等政策可能会被非法砍伐者利用。

历史教训:金光集团App云南毁林

金光集团App在2002年进入云南,通过和政府的合作,仅一年时间,就圈地2750万亩,作为其林浆纸基地,引起了媒体和NGO的注意。

2004年,绿色和平发布的《金光集团App云南圈地毁林事件调查报告》披露,在金光集团规划的土地中,只有518.3万亩为宜林荒山,占到规划面积的20%。另外1108.1万亩为林地,占了42%的规划面积。绿色和平组织向中国政府举报金光破坏云南天然林。

多家NGO和媒体同时对金光集团App云南毁林事件展开调查和报道。浙江等地的酒店发起抵制金光产品的行动。

2005年,绿色和平再度发布《金光集团App海南项目调查报告》,称金光100万吨金海浆纸厂的投产存在巨大的原料缺口,金光借斧砍树,在海南省全省收购木材,严重威胁海南的天然林。

刘兵告诉记者,在媒体和NGO的压力下,金光在云南的项目已暂停。但其在云南已占有的人工林仍然可以继续抚育,只是其早先规划的2750万亩林地已被收回。

刘兵介绍说,金光事件已经影响了云南省政府的态度,当地政府明确表示要将环保置于经济发展之上。

对于凤凰林业在云南的动作,刘兵认为公众有多重监督方法。例如,依据今年五月一日开始实施的《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要求当地政府公示造林的地点、规模以及树种。公众还可要求对人工林做环境影响评价,如此基本可以确保凤凰林业不出现毁林的行为。